欢迎来到163新闻网_新闻门户网站_中国新闻天天看

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 >

南京一资深“驴友”讲述“荒野求生”奇遇

2020-06-07 来源:  浏览:   
摘要:南京一资深“驴友”讲述“荒野求生”奇遇,从自来水、空调,到智能手机、无线网……这些人类工业文明和信息化的

热爱户外的丁进在路上。图片由本人提供

  从自来水、空调,到智能手机、无线网……这些人类工业文明和信息化的成果,我们已经习以为常地享用。在南京,就有一群户外爱好者,宁愿暂时“脱离”文明,去大自然中感受人类作为生物个体的脆弱与渺小。南京市民丁进是南京最早的驴友之一,虽然户外是一项小众运动,并不适合所有群体,但他向扬子晚报读者分享的经历与感受,却足以让人受益。

  扬子晚报记者张可

  山谷中与“晨昏线”赛跑,体会“夸父”的壮怀

  1998年,丁进和朋友组建了“南京野外活动俱乐部”,这不仅是南京、更是华东地区最早的户外俱乐部。俱乐部的驴友们来自各行各业,但都有暂离城市喧嚣、亲近自然的愿望。他们去得最多的,是安徽、浙江、江西的山区和自然保护区。

  春天百花,中秋圆月,夏天的凉风,冬天的白雪。在山中,四时美景分明,令人陶醉。“雪里尖满山洁白的山茶花,大会山的空谷幽兰……在那些没有开发、人迹罕至的地方野营,往往会给人惊喜,我们甚至可以为眼前的一座座山峰命名。”

  有这样一副景象令丁进至今难忘。每当傍晚,夕阳在山谷中渐渐落下,由于重峦叠嶂,阳光在山坡上留下了清晰的“晨昏线”,上面是亮的、下面是暗——就是杜甫《望岳》中“阴阳割昏晓”所描绘的场景。由于阳光渐渐下坠,这条“晨昏线”在一点点上移,将更多的山体纳入灰暗中。丁进和伙伴们会尝试追逐“晨昏线”,避免被灰暗吞没。当然,每次都没有太阳跑得快。“在那一瞬间,我突然想到了夸父逐日的故事,或许他就是这样追逐太阳的,而我们正在遵循着神话人物的足迹,重演这种古老而又神圣的行为。”

  曾在老山迷路22小时,下山后一分钟吞4个肉包

  户外运动当然不全是“美好”,更多的是荒野求生的挑战。丁进告诉记者,在山里最重要的就是辨别方向。密林之间,做记号、指南针,这些方法并不能保证你能找到来时的路。任何电子地图也不再灵光,最可靠的导航方式就是请当地人做向导。手机信号时有时无,唯一管用的通讯工具就是对讲机。一旦和大部队失散了,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哪儿也别去,耐心原地等待救援。

  有一年12月,寒冬腊月之际,丁进和驴友们去南京浦口的老山就真的迷路了。在老山的最高峰大刺峰,丁进一行人迷路了。在山中整整待了一夜。“大刺峰名副其实,山上荆棘丛生,全是刺。又冷又饿。”直到次日天亮后,见到山下来接应的朋友。此时,大家已经22个小时没吃东西了。丁进清楚地记得,下山后他1分钟就吞下了4个肉包子。

  在户外吃饭,既是挑战也是乐趣。最初丁进只带压缩饼干,后来有经验了,越吃越好——在上山前最后一个村庄,驴友们买好米饭、香肠,把香肠埋在饭里面。到了山上,用酒精锅、卡式炉将饭蒸熟,让油脂和肉香将米饭浸润,咬上一口再配上黄瓜。或许平时这些令人提不起胃口,但在山野中困乏饥渴之时,就是人间至味。

  “帐篷人数之谜”至今未解,他以此创作小说获了奖

  户外的经历也给丁进带来了意外的收获。在安徽清凉峰山区的百丈岩附近,一次临近傍晚,天色渐暗,丁进和驴友们准备宿营,就在此时他们遇到了另一拨户外运动的驴友们。“对方有4个人,我们两拨人宿营的地方相距只有十几米,各自睡各自的帐篷。但第二天清晨大家出发时,看到对方帐篷里只有3个人出来。由于双方素不相识,也没有跑过去问,但一路上越想越不对劲,甚至有点毛骨悚然。问问同行的人,有的说对方是4个人,有的说本来就是3个人,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谜题。”此行之后,丁进根据这段经历创作了一篇悬疑小说《百丈岩的黑色记忆》,还获得了第四届全国侦探推理小说大赛入围奖。现在在南京本地的网络论坛上,还能搜索到其他网友分享的这篇作品。

  感悟

  户外运动让人

  变得更加友善与开朗

  丁进觉得,户外运动的经历,最大的影响就是让自己形成了安贫乐道的观念。一次在安徽的山中,当时整个团队面临食物短缺、饮水缺乏的情况。他和另外一名驴友自告奋勇,从宿营地出发寻找水源。当他们发现一个十几厘米宽的泉眼时,两个人掩饰不住狂喜,激动得热烈拥抱。“仔细想想,我们平时生活中能有多少机会,能让我们这样像孩子一样喜悦?”丁进不无感慨地说。

上一篇:广州“驴友”坠崖被困10多小时 多方联动终获救

下一篇:新浪博客